汉中市旧志整理工作概况及体验

发布时间:2006年09月06日来源:打印本页关闭


一、汉中旧志概况
汉中旧志首推东汉末祝龟的《汉中耆旧传》,惜已不传。晋代常琚编纂出的《华阳国志》,虽非汉中专志,但其中的《汉中志》和《汉中士女志》,却是主要的内容之一。宋明清至民国时期,编纂成了62部府、县、州、厅志及乡土志、专志,给我们今日研究汉中的过去保存了大批历史资料。但其中近30部已经散佚无存,造成极大遗憾。
就现存的这批宝贵资料来说,大都受到当时的印刷和保管条件的制约,逐渐流散、破损,已经越来越少;再加之文言文的无标点、用典多,晦涩难懂,使今天的读者们望而生畏;还由于受当时编纂资料条件和编纂者的出发点影响,旧志中往往有不尽妥当的记述,需要澄清和重新认识。为此,整理旧志,就成为摆在当代地方志工作者的一项不可推卸的任务。
二、历代旧志整理情况
汉中市的旧志整理工作清代就有,著名的如:清嘉庆年间,汉中知府严如熤整理辑录了康熙《汉南郡志》,重新编纂成《汉南续修郡志》。该志被林则徐大加称赞,称为“编纂之勤,采辑之博,选择之当,综核之精”,为近代四大名志之首(其它三部为冯鱼山《孟县志》、李申耆《凤台志》、黄宅中《大定府志》)。到民国13年,南郑县的蓝培原又重新刻版,印成《重刻汉中府志》。清道光年间,沔县武侯祠住持李复心道人编纂成《武侯祠墓志》,清光绪时再行刻印。有清一代,一些县也对前代的旧志进行整理,或续编,或重刻,丰富了当地地方志内容。
民国时期,除蓝培原重印《汉南续修郡志》外,洋县刘元吉撰成《(光绪)洋县志校勘记》,印行,指正了旧志中不少讹误。
三、近20年来整理旧志情况
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新中国第一轮修志中,汉中市的地方志工作者坚持一边编修新志,一边整理旧志,并把整理旧志作为了解当地历史、地情,学会编纂新志的重要途径,共整理出版旧志4部。最先着手的佛坪县志办公室主任主编郭鹏于1986年整理印出了光绪九年的《佛坪厅志》,被列入了1988年黄山书社出版的《中国地方志综览》一书。接着,1993年,南郑县志办公室主任主编朱林枫组织,与陈显远、邓长泰、李承畴、郭鹏,共同校注了民国10年的《续修南郑县志》,由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出版。1995年,城固县志办公室组织穆育人校注明嘉靖《城固县志》,由西北大学出版社出版。勉县地方志办公室整理了清光绪《沔县新志》出版。1997年,本人校注出版了具有地方志文献性质的史料书——清代同治时罗秀书编的《褒谷古迹辑略》。
到目前,已经整理成稿、即将付印的2部:宁强县志办公室宋文富校注《宁强州志》(含宁强明清代4部旧志),略阳县志办公室组织张乃良(已故)校注清代《略阳县志》。正在校注整理的2部:留坝县志办公室组织,由杨伯义、郭鹏校注清同治《留坝厅志》。洋县地方志办公室组织整理民国《洋县志校勘记》。正在做准备,计划明年开始实施整理的2部:汉中市地方志办公室组织校注清嘉庆《汉南续修郡志》33卷;勉县地方志办公室组织校注清同治《武侯祠墓志》。
四、旧志及古籍整理的体验
根据本人所从事的3部旧志(《佛坪厅志》、《续修南郑县志》、《留坝厅志》)、3部史料古籍(《褒谷古迹辑略》、清陈才芳《思痛录》、《古籍中的汉中遗闻趣事》)、4部宗教古籍(晋代法显《佛国记》、唐《寒山诗》、《佛教故事选译》、《白话地藏本愿经·四十二章经》)的校注、整理实践,自己深深感到,对旧志等古籍的整理,作为地方志部门和工作者,要解决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:[Page]
1、重要性、迫切性的认识
有的人认为,旧志是古人的成果,今日修志,只要把当代志修好就行了,不必为古人效力。这种想法把古今修志完全割裂开来,是不妥当的。作为一个合格的地方志工作者,首先,要具备本行业的基本素质,了解本行业、本行政区历史面貌、历代情况,了解旧志记述的情况,才能更好地编纂好新志;旧志语言晦涩,一般读者难以阅读,作为地方志工作者有义务、有条件把我们的旧志资源整理出来,推向社会,形成社会效益;旧志日渐破损、散失,越来越少,我们地方志工作者如果不对我们自己的宝贵资源进行抢救性保护、整理、扩印,以广流传,将对不起我们修志前贤。更重要的是一些当地宝贵史料将会因旧志的散佚而再难找到,造成历史的遗憾。所以,我们地方志工作者,不要把旧志整理看成是份外事。
2、把握整理的度
在校注整理伊始,首先确定读者对象的文化档次。就是说,整理的旧志以什么文化水平的读者能看懂为宜。出注释太少,一般读者还是看不明白,出注释太多,全成了名词解释,则无必要。按当前社会总体阅读文言文的水平,我觉得以高中毕业水平的读者能看懂为宜。
3、必不可少的校注
在着手之前,要定个原则,哪些必须出注。我以为,下面的这些情况必须出校注:(1)涉及重大事件而原文太简的,必须注清;(2)书中人物人名,尽量注明概貌(如籍贯、生卒年、简历、事迹等);(3)古代地名,注明今地;(4)书籍文献,注明作者、成书年代、大体内容;(5)典故掌故,注明出处、含义;(6)难懂的字词句,训诂解释;(7)错讹错误之处,进行校勘,纠正过来;(8)历史纪年(包括朝代纪年、甲子纪年、太岁纪年、黄帝纪年等),注明公元年。
4、参正互补
如果当地古代有几部旧志,自然记述中各有所长,各有所短,各有侧重。如选中一部校注,则同时参阅其他志本,互为引证、补充、纠错。
5、认真对照原典及原始资料核正
旧志中无论引用史料,还是直录诗文、碑石铭文,错误往往很多。笔者曾经对照《全唐诗》、《全宋词》以及碑拓原文,查对旧志、新编志书,见错误极多。汉中11属县清代旧志中录碑文几百篇,只有1篇碑文无误;11县区新编志书所录旧诗词几百首,只有《佛坪县志》1部没有录错1字。因此,整理旧志一定要过细,尽量找到原典、碑石(包括拓片),甚至深入实地查核,对照实物第一手资料,校核旧志内容,纠正错处,达到校注的目的。
6、不要妄加评述
有的校注者往往想彰明立场,对一些事件评述,如说旧志作者“站在反动统治阶级立场”、“压迫人民”、“封建迷信”、“欺骗人民”等,这种评议是不必要的。只要把志书内容原原本本交给读者就可以了,至于原作立场问题,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,不能简单给古人定性戴帽子。
7、选好校注人选
校注质量的高低,完全在于校注人员的质量(这里主要指对当地历史资料掌握的程度)。有的地方志办公室把校注旧志承包给学校的语文(或历史)教师。按一般认为,他们可能是当地文史水平最高的人。但还应看到,以教学为主要任务的教师,他们掌握的是大范围历史(如中国历史、世界历史),而对地方历史不一定掌握,也不一定掌握有地方史料。他们凭借几本词典等通用工具书,只能对旧志中的词句做解释性注释,而不一定能校注好当地历史典籍、无法纠正旧志史实上的错讹。所以在选定校注者、尤其是主校者时,一定要选那些熟悉当地地方历史典籍、历史文化的人员。[Page]
8、统一体例
如由几个人进行校注,则事先要定好体例,各人共同遵守,使繁简一致、表述一致,格式一致,口径一致。最后,还应由主校者一支笔统一修定。在一部作品的格式上,不要百花齐放。
9、是否翻译白话
我认为,志书作为历史文献,校勘校注甚为必要,而白话翻译则完全不必要。一者明清代的志书近似白话,翻译则把白话重复一遍,没有必要;二是许多内容,如诗赋文章,翻译成白话,则完全没有原文的气势、感情、神韵、色彩,成了画蛇添足,吃力不讨好。只要把较难理解的内容梳理好了,就达到整理的目的了。
10、多方征询专家意见
作为一部留给后世的严肃的文献,要作得尽量好一些,地方志工作者要虚心听取各方面、尤其专家的意见,不臆断,不盲从,不先入为主,不人云亦云,不想当然,不要不懂装懂。尤其在资料记载分歧的情况下,尤其要慎之又慎,不随便下结论。在广泛搜集资料、听取各种意见、专家意见的基础上,择正确而从。
真正整理好一部旧志是不容易的,整理好一 部文献永载史册,是功德无量的。愿我们的地方志工作者把这项造福千秋的好事办好。
(2005.7.22)


作者简介:郭鹏,陕西汉中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、党组书记;《佛坪县志》、《汉中地区志》、《汉中年鉴》、《汉中历史文化丛书》主编;陕西史志协会常务理事、陕西作家协会会员、汉中作家协会理事、汉中诗词协会秘书长;职称:编审。本人曾整理出版的古籍:《佛坪厅志》(校点本)、《续修南郑县志》(合著,公安大学出版社)、晋法显《佛国记》(长春出版社)、唐《寒山诗注释》(长春出版社)、《褒古籍辑略校注》、《地藏本愿经》(三秦出版社)、《四十二章经》(三秦出版社)、清《思痛录》、《古籍中的汉中遗闻趣事》、清《留坝厅志》(正进行)。《佛教故事选译》(国际广播出版社)、《佛教故事选译续集》(三秦出版社正出版)
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网站地图

主办:河南省地方史志办公室 备案序号:豫ICP备15000895号

联系电话:0371-85960559 85960536 地址:郑州市经一路北1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