遗失在古河道里的船只

发布时间:2017年06月28日来源:河南省地方史志办公室打印本页关闭


 

洛阳“运河一号“古沉船全景

 

三维激光扫描沉船

 

洛阳沟出土的骨锥

 

洛阳沟出土的陶罐残片本版图片均由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提供

    □记者游晓鹏

    引子

    洛阳是隋唐大运河的中心,在那条大动脉的辉煌时期,可以乘船通达黄河、淮河、长江、钱塘江、海河五大水系,洛阳城附近也是漕渠勾连,粮仓林立,如果有机会穿越回去,遥望洛水之上势必千帆竞发,不说遮天蔽日也差不离。

    可是,在2013年之前,洛阳从未发现过一艘古代沉船,只桨片帆都没有。

    曾为航运枢纽之地,一千多年过去,粮仓有遗留,大河今犹在,唯独没有船的影子。尽管考古发现存在偶然性,中原一带的气候也确实不利于古船保存,但这仍然是一件奇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,2013年9月,洛阳偃师首阳山镇义井村西南、洛河北岸的滩地上,一条20米长、三四米宽的古沉船因中州渠南岸垮塌而被渠水冲出来后,迅速引起了考古部门的浓厚兴趣。两个多月后,顺着发掘现场一条8米长的锚链,考古人员又戏剧性地收获了第二条古船。

    两条船后来被命名为运河一号、运河二号,经碳十四初步测定为清代船只,离大运河的隋唐盛世似乎远了些。但清代内陆古船在国内考古中也发现得不多,包括何国卫、席龙飞在内的国内造船史专家都赶来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考古人员兴奋地发现,根据史料记载,两艘沉船所处的位置,正是隋唐大运河漕渠故道,同时也与汉魏洛阳城阳渠的故道有重合。洛阳古船的空白就此被填补,是否意味着对隋唐漕渠以及阳渠的研究也将有所突破?

    2014年1月至9月,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以古沉船的发掘为契机,对洛阳盆地内市区以东的古洛水、汉魏时期谷水、阳渠部分地段、隋唐时期的漕渠等进行了考古调查,取得了许多重要的收获。由此,整个洛阳历代人工漕运水系的脉络逐渐清晰,而“洛阳运河一号、二号古沉船发掘与汉唐漕运水系调查”这一项目,也成功入围2014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终评环节。

    一边查资料一边发掘

    2014年8月、12月,运河一号、二号古船分别被整体搬往洛阳北郊的回洛仓遗址公园,连同船舱内的淤泥都被切块打包一同带走。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隋唐研究室主任赵晓军先生说,这么做一方面是因为淤泥还没有完全清理,可能还会有所发现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复原古船并对公众展出时,更加原汁原味。

    如今,两艘船仍被包裹在木材和钢筋搭建的大箱内,严严实实,透过缝隙也几乎什么都看不到。不过,来遗址公园参观的人们仍旧对它们表现出了远高于粮仓的兴趣。发掘报告显示,一号船被发现时呈东西向,长20.15米,最宽处3.48米,首尾两端较窄,为0.2米,船体最高处有1.42米。船尾有舵口,舵已缺失。船体内共有12道隔板,将船内隔成13个舱室,其中船尾的第一个舱空间较大,有船舵操作站台。

    二号船位于一号船东南,被发现时船体侧翻,前半部保存较好,残存有7个船舱,后半部缺失。船体残长只有10米多,残高1米,船体结构与一号船基本相同。船体北侧链接有铁锚,铁锚与船体间有长约8米的铁链。考古人员在船体东北几米外,还挖出了粗瓷坛、瓷罐、锡壶、铁油灯、木钻、木锛、斧等遗物。

    对外行人而言,几乎很难从表面看出什么门道。主持现场发掘的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隋唐研究室张如意告诉记者,由于没有挖过古船,考古人员也是一边查资料一边发掘,何国卫、席龙飞等武汉理工大学造船史研究中心的专家也赶来考察指导。考古人员对船体的年代、构造、功能分区以及木材成分进行了细致研究,最终认定,船是清代所造的内陆船,首尾设有生活舱,中部设置了货舱,可能具有客货两用功能;船首还有导缆桩和导缆眼板,具有拖运功能,可以拖拽其他船只;船中和船首各有一个安装桅的构件,证明船有双桅,同时左舷上又发现有铁质篙头,说明其动力为风力和人力共用。

    “这两条船都是窄长形的,是为了适应内河比较窄的漕运水道,并且使用两种动力,这是内陆船的典型特征,海船相对来说船体更大更宽,基本依靠风帆。”张如意说,专家们认为,运河一号古沉船的完整性、结构的特殊性在内陆黄河漕运水系中都是不可多得的,它的出土为目前国内为数不多的清代内河古船增添了新内容,也为船舶史的研究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。

    会不会有更多古沉船?

    古船被推测为民用,一是因为船体材料经河南科技大学林学院专家鉴定,种类过于繁杂,龙骨、底板、隔舱板、桅座等是马尾松,舷樯板是栓皮栎,桅夹、缆桩、导缆桩是榆木,后期修补隔舱板用的则是杉木,此外整艘船还用到了国槐和柳木,官船的用材则比较统一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些木材在古代的豫西一带都能找到,造船可谓就地取材。二是生活舱与货舱杂混,其中一个生活舱的地板上还发现有生火做饭熏烧的痕迹,似乎比较随意。至于古船所运货物,虽然没有实物遗留,但考古人员根据船体的构造推测主要用来运输粮食。

    从船体的磨损来看,船主应当也是老江湖了。这么大的船并且是两艘,是如何沉入水底的呢?

    考古人员推测,两艘船应该是在同一场风暴或洪水中被打翻入水,淤沉下来。这很容易激起人们的想象,既然这场灾难能让相对平稳的漕运河道吞噬如此大的船体,那么被打翻的船或许就不止这两艘,并且从文献资料上来说,洛阳白马寺到偃师一带的洛河岸边都是汉唐时期的漕运河道,历经这么多年风雨,会不会还埋有更多古船?

    理论上是绝对有的。在张如意的指点下记者翻查资料,发现仅唐代洛阳城有明确记载的水灾就有二十三次,不仅造成大量人员伤亡、房屋损毁,也冲毁了不少船只。其中,《新唐书》记载开元四年七月丁酉,“洛水溢,沈(同‘沉’)舟数百艘”;《旧唐书》记载开元十四年七月瀍河暴涨,“漂没诸州租船数百艘,溺者甚众”。

    “其实,并非洛阳没有古船,而是以前考古队在这一带活动较少。”张如意说,沉船位置在历史上河道变迁比较频繁,滚来滚去,近年来又少有基础建设,所以考古部门很少介入。发现运河一号沉船后,考古人员对周边进行了调查,虽然没有直接找到更多的古船遗迹,但走访中听河边挖沙的村民说,洛河里常出现残破的木板,下游抽沙时也曾发现过残船,2013年冬天,河道沿线的沙石厂曾挖出过大铁锚。

    不过由于没有人会往古船这边想,这些腐朽的残木并不被老百姓重视,那只铁锚据说也当废品卖了。
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网站地图

主办:河南省地方史志办公室 备案序号:豫ICP备15000895号

联系电话:0371-85960559 85960536 地址:郑州市经一路北18号